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_ 第二百八十一章 《圣马丁议章》-笔趣阁

时间:2021-01-14 10:3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实心熊小说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第二百八十一章 《圣马丁议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老贝鲁格特兴奋的走在队伍当中,他从未感觉自己像现在这样重要和伟大。

    骑着一头健壮驴子在傍晚就出了城的老贝鲁格特原本在路上一边叹息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一边为不知道接下来是凶是吉担心不已。

    不过出乎他意料,以为可能这趟要出个远门,却没想到没走出多远,就已经听到了关于罗马忒西亚公爵队伍的消息。

    让老贝鲁格特意外的是,原本听说走得很慢的队伍,却突然出现在了托雷西利亚斯附近。

    或者说,是公爵队伍的先头部队,一支由正式的军队组成的真正的军队。

    这支队伍人数不多却十分精悍,可以说他们就是那支“和平进军”大军的前锋,而且显然有的十分强大的战斗力。

    在确认了老贝鲁格特的身份,或者说是确定了他的确是御前官大人派来的之后,队伍中的猎卫兵立刻把他带往亚历山大所在的队伍。

    到了这时,老贝鲁格特才知道为什么原本听说速度缓慢的和平进军大军会突然出现在托雷西利亚斯附近。

    在库埃利亚尔,虽然遭到了婉拒,但当地人却用另一种方式让亚历山大无法拒绝他们的馈赠。

    他们向和平进军大军提供了数量足够多的交通工具。

    马车,驴车,牛车,还有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手推车,那些库埃利亚尔人很聪明宣称这些东西不是赠给公爵本人,而是送给跟随他的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妇女。

    这样的馈赠当然不能拒绝,而且有了便利的交通工具整个队伍的行进速度就快了许多。

    而且就是从库埃利亚尔开始,如同一个信号,加入进来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人员的成分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队伍中出现的顶盔贯甲的士兵越来越多,一些显然是武装贵族的扈从们纷纷聚在一起,已经渐渐成为了一支支的军队。

    跟随亚历山大一起进军巴里亚里多德的两巨头之一的唐·班德拉兹在这个时候发挥了重要作用。

    他先是把那些有身份的小贵族们聚集在一起,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他们编组成一支直接听命于公爵的临时的军队。

    不过马德里市长知道这些人实际上只是打前站的,他已经了解到这些人不过是被派来试探罗马忒西亚公爵心意的,随着亚历山大的进军,巴里亚里多德的贵族们正在做着其他打算。

    斐迪南军队的到来,成了让那些贵族们下定最后决心的关键!

    当老贝鲁格特向亚历山大报告斐迪南决定派人袭击和平进军的队伍时,经过唐·班德拉兹的有意泄露,临时军队中那些贵族的探子们立刻就得知了这个消息。

    一时间很多人纷纷离开队伍向着荒野里跑去,在远处早有人等着他们随时准备把关于那位罗马忒西亚公爵的报告送回给他们的主人。

    斐迪南的人并不知道在他们自己以为很隐秘的离开巴里亚里多德时,实际上他们的行踪早就已经落在了无数人的眼中。

    对卡斯蒂利亚的贵族们来说,这不只是一场关于卡斯蒂利亚王位继承的斗争,更是新旧贵族,新新贵族,还有世俗与教会,卡斯蒂利亚与阿拉贡,甚至对一些隐约已经听说关于新殖民地传言的人来说,是关乎新世界权利的斗争。

    在这样一场斗争当中,卡斯蒂利亚贵族们做出了他们的选择。

    老贝鲁格特成了英雄,或者说不管他是否愿意,他成了巴里亚里多德普通民众抗击暴政与篡位者的代表,他被人们高高举起用力抛向空中,在连续不断的高呼中这样上上下下的几回之后,他才被再次带到公爵面前。

    当着很多人的面,亚历山大阻止了他鞠躬行礼,而是出人意料的拥抱了这个普通的巴里亚里多德市民。

    这个举动让不论是平民还是贵族都大吃一惊,这在这个时代有些太离经叛道了,甚至是有失体统。

    这让那些贵族们瞠目结舌相顾愕然,民众们则惊讶地发出了阵阵惊呼,至于老贝鲁格特,没人关心他的感受。

    实际上老贝鲁格特当时险些昏过去,他手脚麻木全身僵硬的站在那里,以至亚历山大放开他之后,还保持着那个动作没有动一下。

    不过随后亚历山大让人赏给他一小袋金币的举动就显得自然多了,贵族们同样认为这是公爵慷慨和赏罚分明的表现。

    至于之前的那个拥抱,他们更愿意解释为公爵在解除危机之后因为过于激动,多少有些失态。

    天已经大亮,或许是之前的激动,还令很多人处于兴奋之中,趁着夏季的凉爽赶路的队伍却丝毫没有感到疲惫,他们兴冲冲的沿着道路前进,当有人看到标着托雷西利亚斯的木头路牌时,队伍发出了一阵欢呼。

    托雷西利亚斯一直被视为是巴利亚里多德的边界线,走过这个路牌,就意味着他们正式进入了巴里亚里多德地区。

    这是个有着深远意义的时刻,甚至有贵族提出是否应该找画师把这一幕画下来。

    这个建议得到了很多人的同意,不过现在显然还不是讨论这种细枝末节小事儿的时候。

    之前托雷西利亚斯没有派出的军队也加入了和平进军的队伍当中,带领这支军队的,是托雷西利亚斯守备军的指挥官。

    这是迄今为止第一支以一座城镇的名义正式加入进来的军队,亚历山大因此特意召见了那位指挥官,在嘉勉一番后,他任命这个指挥官为“和平进军者”们的武装保民官。

    这显然是个很重要的职务,在这个时候被正式任命,那么将来在新的宫廷里也将会受到重用。

    这让很多人多少有些眼红,不过他们也知道托雷西利亚斯军队的加入对亚历山大来说有着多大的意义。

    虽然沿途上各地纷纷有人依附,却都是以个人名义,即便是赶走了敌人的那些军队,也都是贵族们的私人军队。

    现在托雷西利亚斯城第一个正式站出来表明的态度,这丝毫不亚于当初他几乎就是单人匹马进入马德里的意义。

    人们暗暗对托雷西利亚斯人的狡猾无奈,他们显然是太会把握时机了。

    当斐迪南的军队出现威胁着和平进军者们和公爵本人时,托雷西利亚斯人的出现就凸显得更加重要。

    即便他们也并没有起到什么关键作用,可是没有人否认,对亚历山大来说,这绝对是意义非凡的一次效忠。

    老贝鲁格特兴奋的在队伍中走着,他多少已经从之前的激动中清醒了些,不过他现在已经开始盘算该怎么利用这上帝赐予的良机。

    贝鲁格特家该时来运转了,或许他应该用公爵赏的金币把皮匠赛丘德的铺子盘下来,反正他已经被抓走,大概没机会活着回来了。

    不,不不,老贝鲁格特赶紧摇摇头,不能那么没出息,这钱应该用来培养阿隆索,他才是贝鲁格特家将来的希望,和这个相比,皮匠赛丘德的铺子简直就是垃圾堆。

    老贝鲁格特就这么一路胡思乱想,所以并没有注意队伍似乎渐渐慢了下来,直到他险些撞上前面一个人的脊背。

    “怎么了,怎么不走了?”

    “是呀,发生了什么?”

    “是又有人拦着我们吗,为什么不冲过去!”

    人们纷纷问着,之前赶走斐迪南的走狗带来的兴奋余波还没有完全散去,这一刻这些几天前还是最普通的平民的“和平进军者”们真的认为自己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一支强大的军队刚正面。

    不过臆想中的敌人并没有出现,而人们得到的命令是公爵要求大家在这里暂时宿营休息。

    这让很多人感到不满,他们认为应该一鼓作气走到巴利亚里多德而不是在半路停下浪费时间,于是有人开始大声喊了起来。

    而且一些从最初时候跟随亚历山大进行和平进军的马德里人,因为自认有责任提醒公爵就喊着要见亚历山大。

    只是这一次他们显然要失望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三贵族之一的法院院长唐·阿布赫瓦。

    这位让马德里人深深畏惧的法官先是严厉的斥责了他们的无理举动,然后才稍微缓和些态度之后告诉这些人,公爵正在和各位大人们商量该如何避免一场悲剧的发生。

    “想想吧,巴里亚里多德人和我们一样都是卡斯蒂利亚人,将来也都是公爵的子民,他正在为如何不伤害到他们绞尽脑汁,而你们你却在这里添乱,”法院院长接着又变得严厉起来“回去告诉你们的同伴,该怎么做公爵和大人们会想办法的,现在你们该做的就是为公爵祈祷。”

    法院院长大人这样一番说辞换来的是那些民众代表的满心愧疚,他们被公爵的仁慈感动,一时间不满和喧嚣变成了对未来君主的崇敬。

    看着那些离开的民众,唐·阿布赫瓦暗自摇头,当他转身向远处一片树林走去时,眼中却又闪过一丝忧郁。

    树林里,一群人围坐成了个很大的圈子,这里是距巴利亚里多德已经不远的一个村子外的田野,因为就在树林外的空地上早年有圣马丁修会的修士竖了个很简陋的木刻天使降临像,这个村子就叫圣马丁村。

    这个时候圣马丁村的村民并不知道有一个重大的会议正在村外的树林里召开,当然即便是当事人们,也并不知道他们参与的是个什么样的讨论。

    一群人已经吵吵闹闹了很长时间,其实除了马德里市长唐·班德拉兹和三贵族,在座的大多都是些底层贵族,而那些大贵族们的代表,却又没有什么权力替他们的主人答应什么。

    所以这个会议在有些人看来,似乎有些多余。

    但是亚历山大却坚持要举行这个会议。

    会议的议题只有两个。

    如何与巴里亚里多德的贵族们相处?

    又如何对待费迪南?

    这第2个议题实际上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潜在问题,那就是如何对待伊莎贝拉一脉的后代!

    由于伊莎贝拉的意外去世,还有胡安娜那因为菲利普的缘故总是做出疯狂举动造成的种种影响,对于胡安娜的子女,人们反而没有太多的关注。

    埃莉诺,胡安娜与菲利普的第1个孩子,一个今年才4岁的小女孩,亚历山大在巴里亚里多德的宫廷里见过她。

    查理,胡安娜夫妻的第二个孩子,虽然因为他血统高贵出生时就引起了关注,但人们也只把他当成个理所当然的继承人。

    不过亚历山大知道,这个孩子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物。

    正因为这些话题牵扯太多,所以那些小贵族们根本没有机会和权力置喙。

    不过由于与巴里亚里多德的贵族如何相处和他们的利益息息相关,于是树林里就变得无比的热闹。

    唐·班德拉兹一直静静的看着那些小贵族们争论不休,他有时候会轻轻看上一眼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亚历山大,这让唐·班德拉兹更加确定心里隐约猜想的东西。

    在马德里的时候,唐·班德拉兹就已经察觉亚历山大在有些地方的想法似乎和伊莎贝拉并不相左,这还让他不禁感叹不愧都是阿斯塔玛拉家的人。

    现在他就更加确定他之前的猜测没有错误。

    毫无疑问,亚历山大对继续维持这种由贵族们把持着众多权力的现状毫无兴趣。

    和伊莎贝拉一样,他正谋求某种更有效率,也更能体现君主权威的统治方式。

    他想起了塞巴斯蒂安·唐·卡彭迪,这个让很多人都不愿意与之为伍的监狱长。

    从首都亲戚那里知道原委的唐·班德拉兹,是少数清楚当初唐·卡彭迪被流放原因的人之一。

    唐·卡彭迪当初向伊莎贝拉提出建立独立巡查制度,而这个权力最终将掌握在女王本人手中。

    这个原本十分符合伊莎贝拉心意的建议,却遭到了斐迪南的强烈反对。

    斐迪南担心这可能会引起贵族们的反感,而事实上他担心的只是女王权力过大,最终对他造成不利影响。

    为了安抚斐迪南,伊莎贝拉把唐·卡彭迪流放到了马德里当监狱长。

    不过从这个安排看,她未必没有将来有一天时机成熟再次启用这个人的想法。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伊莎贝拉死了。

    不论当初有着什么样的考虑,伊莎贝拉都成了葬送唐·卡彭迪前途和理想的人。

    怨恨或许不会,但唐·卡彭迪在伊莎贝拉去世后,显然也不打断再效忠伊莎贝拉的后代。

    而亚历山大对唐·卡彭迪的重用,则让唐·班德拉兹从中看出了某些不同的东西。

    唐·班德拉兹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亚历山大甚至把唐·卡彭迪留在了马德里。

    亚历山大对马德里的重视唐·班德拉兹是能够感觉到的,所以他这个时候把监狱长留下,而没有带上,就不是因为对他不信任,而是要赋予重任了。

    而能让亚历山大对他如此重视的原因,不会只是他之前派人寻找胡安娜那么简单。

    唐·班德拉兹想起了当初监狱长被伊莎贝拉流放的原因,这让他觉得或许已经猜到了亚历山大的打算。

    那些贵族还在争吵,亚历山大却好像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他默默站起来环视所有人,随着他这个举动,原本正争吵不休的人们慢慢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亚历山大身上,他们的眼神中流露出炙热和激动,这一刻对这些人来说,拥有的意义绝对是旁人所难以想象的。

    “我要说的是,我不会与巴里亚利多德为敌。”

    亚历山大一开口,就让很多人不禁一愣,不过他没有因为他们的意外停顿,依旧继续说下去。

    “我们与巴里亚利多德的那些人流着相同的血,做为卡斯蒂利亚人,我们和他们没有任何区别,那么为什么要和他们兵戎相见?”

    “可是他们到现在还不肯来迎接您,这是对卡斯蒂利亚正统的蔑视和敌意。”

    听着有人这么说,亚历山大没有因为受到恭维而露出喜色,他看了眼那个开口的贵族,依稀认出那人应该是个在经过托雷西利亚斯之后加入的骑士。

    “为什么要因为没迎接我就被视为敌意呢,”亚历山大反问那个人“如果我现在是国王,那么我会很赞成你的话,可我现在和你们没有什么区别,”

    亚历山大的话让那些贵族有些瞠目结舌,很多人想要反驳却又知道该怎么说,唯一能够表示的,似乎只有对公爵宽宏大量的钦佩之心。

    不过唐·班德拉兹却从亚历山大的话中听到了些不同的东西。

    果然,这位公爵的野心,不只是得到卡斯蒂利亚的王位就能满足的。

    唐·班德拉兹心里这么想着,望向亚历山大的目光也显得凝重起来。

    “我们的这次进军是和平的,我们唯一的武器是对卡斯蒂利亚的忠诚,所以就更不能把刀剑加诸我们的兄弟身上,”

    亚历山大迅速看向围坐的那些人。

    他注意到那些人这一刻神色各异,其中有些面露不忿,有些虽然看上去无动于衷,可举止间还是不经意的露出却松了口气的样子。

    看着他们,亚历山大心中也就了然。

    巴里亚利多德贵族显然还是对亚历山大将来会怎么对待他们心怀顾虑,正因为如此,很多人迟迟没有做出反应。

    不过现在亚历山大的话似乎让他们放心了下来。

    “我是卡斯蒂利亚王子,这就注定我必将肩负应该有我承担的责任与义务。”

    亚历山大没有再掩饰他的野心,而且他也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些人放心,看着人们听到他这话后难掩的兴奋,亚历山大用缓慢却异常清晰的语调说:

    “这场王位之争没有参杂任何私人恩怨,完全是为了卡斯蒂利亚统继传承,所以我在这里郑重许诺,不会因被个人恩怨对任何人进行报复,新的卡斯蒂利亚宫廷,将以公正的方式对待所有的贵族以及平民。”

    两个负责记录的抄写员飞快的在书写板记述着亚历山大的话,同时两个人还不时相互对望一眼,似乎想从对方神态间发现自己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唐·班德拉兹坐在一旁仔细听着亚历山大的讲演,他不知道今天的这场议论和演说在将来会有什么样的价值,不过和其他人在听了这话之后立刻兴高采烈起来不同,唐·班德拉兹从其中听出了些异样。

    将以公正的方式对待所有的贵族以及平民。

    这句话听上去没有什么奇怪,但是唐·班德拉兹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亚历山大第一次把贵族与平民相提并论。

    或者说至少是把平民至于了和贵族相近的地位上。

    这在以往的君主中是从来没有的。

    这位公爵要成为一位“平民的国王”吗?

    唐·班德拉兹心头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迅速否认,他不认为亚历山大想成为那样一个像法国路易十二那样的君主。

    那么,他要说的,其实是要把贵族与平民一样对待?

    唐·班德拉兹心中骤然一跳,再想想被亚历山大留在马德里似乎正在忙着什么的监狱长,唐·班德拉兹不由一阵暗暗心悸。

    亚历山大这时已经走到其中一个抄写员身边,他从那人手中拿过记录的稿纸仔细翻看着,似乎是在确认自己的话是否都被准确无误的记录了下来。

    然后他拿起笔在记录上沿写上了“圣马丁议章”这么个题目。

    亚历山大看着这个题目名字不由莞尔一笑,会取这么个名称其实不过是因为这里是圣马丁村,而这个会议又实在说不上是发表了什么宣言。

    所以他干脆就起了这么一个看上去似是而非的名称。

    接着,他才在记录下面的空白处用一种如今很少见的花哨字体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那有些陌生的签名,亚历山大稍稍出神了那么一下,随后才把记录交给旁边的唐·班德拉兹。

    这是第一次,他在一份正式文件上签上了“乔迩·莫迪洛·阿斯塔玛拉”这个全名。

    远处有人骑着马匆匆赶来,没过多久,那人被卫兵带到了树林里。

    那是个派出去侦查的斥候,因为一路狂奔,他这时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走过的路上都溅落了不少汗渍水点。

    “殿下,”看到亚历山大,斥候立刻喘着粗气报告“刚刚打听到的消息,巴里亚里多德城里爆发了骚乱,王宫已经封锁了!”

    听到这个,所有人先是哗然,随即立刻纷纷望向亚历山大。

    而这时的亚历山大虽然也颇感意外,在看到人们的目光后没有犹豫,当即下达了命令:“现在正是时候,跟随我进入巴利亚里多德。”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